<tt id="a2ewk"></tt>
  • 每日經濟新聞:拆解武漢的千億引導基金組合拳
    2022-05-07 17:04:27
    128

    圖片

    今年以來,母基金在全國呈現爆發之勢,“城市投行”的概念愈演愈烈。我們將目光聚焦于近年來優惠政策頻出的武漢,從其打造的“創投集群”,到橫亙在引導基金面前的兩大難題,一探武漢應從何處破局。


    武漢的相關政策,與部分地區以稅收優惠吸引私募基金注冊落戶的做法,走的是不同路線,例如光谷“創投十條”最大的看點是對股權投資機構“募投管退”全鏈條的獎勵。


    圖片


    2022開年以來的武漢創投市場,分外熱鬧。


    前有光谷創投引導基金總規模擴容至100億元,后有湖北省整合設立500億元母基金、太保資本200億元超級險資母基金落地;這廂武漢市剛剛公布了加快發展股權投資工作方案,那廂光谷就發布“創投十條”、資本落戶最高獎勵2000萬,力度拉滿。


    究其原因,一方面,過去多年來武漢一直在打造涵蓋母基金、產業基金、創投基金、天使基金在內的“創投集群”,資本助推形成了一個個新興產業集群,效果顯著。另一方面,同處中部地區的城市近年來都乘上了創投的東風,合肥因為精準投資了京東方和蔚來汽車而被稱為“最強風投城市”,擁有大量新消費IP的長沙儼然是“Z世代”創投的寵兒,鄭州近日更是劍指中部創投之都。一場激戰,在所難免。


    群雄逐鹿之下,最早布局私募股權投資、借助基金等金融工具扶持區域產業發展的武漢,風頭一度被其他幾個城市蓋過。武漢創投,正走在新一輪爆發的路上。



    優惠政策頻出,政府引導基金井噴


    近年來隨著經濟結構調整,中西部地區正在全面承接東部地區的產業轉移。與此同時,各地也在積極出臺優惠政策吸引創投機構的進入與落地,助力當地中小企業發展。在這樣的背景下,以兩湖、川渝為代表的中西部“創投新勢力”加速崛起。


    其中,武漢屬于“起跑”最早的第一梯隊,并且在政策層面給予了大量支持。僅去年以來,就有多項重磅政策與方案發布。


    圖片


    在接連不斷的政策扶持下,政府引導基金作為重要的金融工具,也得到了快速發展。尤其今年以來,關于母基金整合、擴容以及產業基金設立的消息接踵而至,也讓人看到了武漢在發展創投方面的決心。


    3月16日,光谷創投引導基金宣布擴容至100億元,2022年首期規模20億元。


    短短幾天之后,武漢東湖高新區提出設立100億元激光產業發展基金。


    3月底,又一則重磅消息傳出:長江產業集團正式整合設立500億元母基金,由100億元的長江創投基金以及400億元的長江產投基金重組擴容而成,成為今年規模最大的母基金。


    無獨有偶,今年以來各地紛紛推出百億級母基金,“城市投行”的概念愈演愈烈。在一級市場“資本寒冬”持續蔓延,VC、PE們募資日漸艱辛的當下,國資已經逐步來到了舞臺的中央,成為人民幣基金募資的主力軍。


    而武漢的政府引導基金之所以行之有效,與其布局早、形成了完整矩陣有很大關系?!睹咳战洕侣劇犯鶕_資料整理了注冊在武漢市、比較有代表性的政府引導基金情況,從中我們可以一窺思路。


    圖片


    舉個例子,湖北省級的創業投資引導基金早在2008年就設立并開始運行;剛剛擴容的光谷創投引導基金,其管理辦法是在2012年發布的;400億元的長江產投母基金也是在原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基礎上更名設立的,后者設立的時間是2015年。從省市、區縣政府引導基金的角度來看,布局都非常早。


    而省級+地市級+區縣級的基金矩陣,有助于在一個更精準的層面上發揮引導基金的作用。這一點在基金類型中也有所體現,產業類引導基金數量最多,可以結合當地優勢產業進行投資布局。


    根據《2021年武漢市股權投資市場發展白皮書》,截至2020年,武漢區域的引導基金數量達到31只,基金到位規模1047億元人民幣、位列全國第六,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北京、深圳、廣州、上海和西安。



    低返投、高補貼,超千億引導基金“搶錢”又“搶人”


    縱觀近幾年來各地政府引導基金的最新政策,可以發現降低返投要求、提升補貼標準、增加出資比例是一大趨勢,武漢也不例外。


    以返投要求為例,一位川渝地區政府引導基金人士通過微信告訴每經記者,過去政府引導基金要求的返投倍數通常在1~3倍,整體來看兩倍是最常見的返投倍數,對于返投的認定也相對更為嚴格。但近兩年來,隨著部分政府引導基金對返投倍數的要求放寬,兩倍以下的返投條款越來越常見。


    光谷金控基金業務負責人在4月24日接受每經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根據光谷創投引導基金的最新政策,對單只子基金的出資金額上限提高至1億元,降低返投要求至1.5倍,同時擴大返投認定范圍:“對返投的認定非常靈活,例如子基金的區外投資企業在區內投資和新設企業、申報機構在管的其他基金投資等都可以分情況納入返投”。


    另外一位知名CVC的募資負責人也在4月中旬接受微信采訪時告訴記者,其供職機構與多個地方政府都合作落地了子基金,武漢目前的返投要求“確實比我們落基金的時候低了很多”。


    再比如,在很多城市和地區都要求的團隊落地或關鍵人鎖定等方面,光谷創投引導基金的要求依然比較寬泛:“沒有在當地非得設置團隊的強制性要求”。


    不僅如此,為了留住創投行業的優秀人才,武漢從市級和區縣級層面都對創投機構及投資人設立了獎勵與補貼。


    例如,2021年成立的武漢光谷合伙人投資引導基金明確將人才因素直接與對子基金返投要求和讓利政策相掛鉤,對子基金投資東湖高新區人才企業和初創期人才企業,分別給予1.2倍和1.5倍返投認定加權。


    而剛剛公布的光谷“創投十條”也將對高端人才給予專項獎勵,對一般創投人才按年薪6%獎勵,對重點產業發展方向的企業設立員工持股平臺的,按照員工持股平臺總收益的10%給予獎勵等。


    客觀說來,武漢的相關政策,與部分地區以稅收優惠吸引私募基金注冊落戶的做法,走的是不同路線,例如光谷“創投十條”最大的看點是對股權投資機構“募投管退”全鏈條的獎勵。但作為創投行業最受關注的熱點,稅收的相關政策肯定是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曾經有知名機構就因為投資的項目快要集中上市退出,“舉家”搬到了另一個有稅收優惠政策的地區,重要程度可見一斑。


    因此,機構和投資人是否買賬,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打造“創投集群”,支持產業差異化發展


    4月27日,高端LED芯片定制設計和生產商“華引芯”宣布完成B2輪融資,這是該公司繼去年12月底之后拿到的又一筆融資;一天之后,高發惡性腫瘤早期無創篩查產品與服務商“艾米森”宣布完成逾億元C輪融資。


    這兩家公司都來自光谷,并且早在天使輪就拿到了光谷金控集團參股的子基金投資。與此同時,這兩家公司所處的行業又很好地代表了光谷的產業布局偏好。


    上述光谷金控基金業務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資金層面,光谷創投引導基金是圍繞高新區的產業結構在做布局:“例如光電子信息、生物醫藥都是高新區的主要產業方向,所以基金的配比會稍高一些,也會成立一些種子基金來投資;其他方向例如新能源、互聯網等領域,也會有一些布局,但比重相對而言就低一些?!?/span>


    打造不同形態的基金集群,支持區域產業的差異化發展,是武漢創投的一大特色。正如上述政府引導基金人士所說,相比于國家級的產業投資基金,地方基金可以結合地區特點,更有利于實現產業集中化、提升投資效率。


    2021年6月,150億元的湖北高質量發展產業投資基金成立,管理人是國內知名投資機構洪泰基金。每經記者4月中旬向洪泰基金發送了采訪函,其合伙人湯迎旭在回復中表示,武漢的創投發展特點與武漢的產業特點十分匹配。


    “武漢創投行業的起步是源于武科投、光谷人才基金、光谷創投等一系列國資平臺進行的科創扶植屬性為主的投資。兩者相輔相成使得武漢整體創投氛圍務實且健康,企業融資需求能得到有效滿足,且能使得投資市場盡量避免面對高額的估值泡沫,共同達成以金融工具促進企業發展的目標?!?/span>


    湖北高質量發展產業基金落地于武漢經開區。和東湖高新區不同,這里是國內六大汽車基地之一,正在打造的“車谷資本島”也是圍繞汽車產業鏈在進行資本的引入與布局。


    就像湯迎旭所介紹的,過去一年里,這只基金投資了華中地區最大的玻璃生產制造企業長利新材、氫燃料電池全產業鏈自主研發的國電投氫能、自動駕駛頭部企業馭勢科技等,“總的來說,我們希望通過多維度多手段的投資策略,達成促進武漢科技產業發展的核心目標”。


    另一家在武漢經開區設立了產業基金的專業投資機構是交銀國際。2020年,交銀國際所屬的交銀集團與東風汽車集團在經開區發起設立了首期規模為16億元的東風交銀轅憬汽車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圍繞武漢的支柱產業之一——汽車產業進行投資。


    交銀國際近日在書面回復記者采訪時指出,一個區域的創投環境與產業發展潛力、相關政策支持力度、高新技術企業數量、人才儲備等方面息息相關。交銀國際表示,整體來看,武漢具有良好的創投環境,而2020年底武漢提出的“965”產業集群發展思路需要創投行業支持,也將為創投行業帶來大量機會。



    對頭部機構吸引力不足?橫亙在引導基金面前的兩大難題


    和國內很多主要城市的政府引導基金一樣,在想要引入的資本方面,武漢的引導基金瞄準的也是TOP30的頭部GP。


    上述光谷金控基金業務負責人介紹道,擴容后的光谷創投引導基金在選擇GP時,有三個方面會重點考慮:首先,要與武漢東湖高新區的產業結構高度契合,在這些產業有比較深厚的積累與認知;第二,希望引入全國頭部,或是專注某個賽道并有實質性投資成績的機構;第三,也傾向于和產業資本進行合作。


    那么這些引導基金究竟吸引了哪些機構落地武漢?我們以原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的部分代表性子基金為例,來看看這只基金與其他機構合作的情況。


    圖片


    單從這份統計結果來看,可以發現,原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還是為武漢引入了不少產業資本,以及部分知名機構,相比之下前者的比例明顯更高。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看到,整個PE/VC行業里還有大量的優秀機構并沒有進入該基金的合作名單。其次,除了小米長江產業基金這種投資頻率很高的個別基金外,不少子基金都并不活躍,甚至有的成立時間不長就已經注銷。此外,在成立初期密集地投出了一系列子基金后,近幾年來原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幾乎停止了對外投資的動作,被整合之后帶來的新彈藥或許才能重新“激活”這只母基金。


    事實上,政府引導基金在出資、落地基金的過程中也會遇到一些非常實際的問題。


    光谷金控基金業務負責人對每經記者坦言,子基金募資難,以及母基金對規模比較大的單只子基金出資能力不足,是擺在很多引導基金面前的一道難題。


    “首先,引導基金的出資比例是有限的,剩下的部分都需要管理機構自己從社會資本層面進行募資,這對于很多機構來說還是比較困難的。有時因為這個問題,導致我們的錢也沒法順利出資,一只子基金前后需要大半年時間才能落地。其次,很多頭部機構單只基金的規模就在30億~50億元,由于出資限額的原因,單只引導基金的出資能力達不到20%的出資要求,只能和其他引導基金打配合戰、大家一起出資。這可能是很多母基金在發揮招商引資作用過程中都會遇到的問題?!?/span>


    也正因如此,今年光谷創投引導基金將總規模擴容至100億元,通過母基金的杠桿放大作用,更好地滿足東湖高新區企業的融資需求。


    上述負責人還表示,未來光谷創投引導基金的發展方向是把引導基金的社會效應與經濟效益結合起來,比如做一個更市場化的母基金,“還是要通過市場的手段來解決,所以這種方式可能是最合理的”。



    “城市投行”蔚然成風,武漢應從何處破局



    過去,中部六大省會城市之間的“你追我趕”向來激烈?,F在的競爭又多了一條:誰才是中部地區的風投之王、創投中心?


    合肥和長沙在創投領域已經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不再過多贅述。我們可以把目光投向鄭州:2021年,鄭州市級累計設立政府投資母基金3只,總規模303億元,參股各類子基金18只,總規模573億元,累計投資各類項目161個,帶動社會投資超千億。對于母基金和創投基金能在助力產業集群、經濟高質量發展方面所發揮的作用,這幾個城市顯然都有著深刻的認知。


    不僅如此,今年以來,母基金在全國都呈現爆發之勢。股權投資市場上很少聽到VC或者PE新一期基金成功募資的消息,但百億級母基金設立的聲音卻是一浪高過一浪。根據每經記者的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全國有近20家百億母基金設立,“城市投行”的模式蔚然成風。


    對此,西南財經大學中國金融研究中心副教授潘席龍在書面回復記者采訪時表示,省、市及縣大量設立大型母基金,最主要的目標無非是招商引資,“以母引子、以子投資、促進產業發展”。因此,判斷是否起到了希望的作用、達到了預期效果,就要看是不是真的引來了大量高質量的、專業的基金團隊,是否通過這些團隊把政府的引導基金杠桿化放大了、是否真正投資到了好的企業、好的項目,是否帶動了本地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他坦言,各地都在設立巨量規模的母基金,也意味著對好的GP來講,錢越來越不是問題?!暗胤秸姆秦攧崭偁幜?,比如金融環境、商業環境、法律環境、自然環境、政府效能、開放程度、信譽度等,可能會越來越重要”。


    具體到武漢母基金的頻繁動作,湯迎旭則認為這傳遞出一個信號,那就是武漢金融市場的管理部門正在逐步熟悉通過母基金這一金融工具,傳遞對于實業產業的指導和影響。這一方法將有效撬動市場化投資機構的專業能力,也將進一步放大國資資金的使用效率,最終體現在對于創新型企業的精準扶植上,無疑會促進本地的創業環境更加完善。


    而在交銀國際看來,各地政府都在積極發展創投行業,尤其是沿海部分城市市場機制更加靈活。武漢要吸引更多創投機構入駐,政府自身應該從扶持政策和母基金配套投資等方面進一步優化創投環境。


    該機構同時建議,相關部門組織協調當地的大型企業集團作為產業資本參與到各類基金設立中來?!爱a業資本和財務性資本的有機結合,一方面有利于提高基金的資源挖掘和風險防控能力,另一方面有利于傳統產業集團布局創新技術領域實現轉型發展,同時也能夠為被投企業更好地賦能?!?/span>


    口一次费用多少钱,库车附近的小巷子能玩,库尔勒姐妹缘足浴店